(走近首都环卫一线)“城市牛皮癣”清理记

网络媒体走转改“走近首都环卫一线”报道组 徐丽华 陶叶

7月14日,网络媒体走转改报道组记者跟随北京市海淀区环卫服务中心二队永定路班小广告清理组的环卫工人出发,去清理被称为“城市牛皮癣”的小广告。

这个班组共有3人,年纪最大的是56岁的马师傅,在永定路班干了六七年了;年近40的郑建华师傅也永定路班的老职工,她曾干过道路保洁、清理小广告等几种工作;还有一名司机师傅,每天开着环卫清洗车,载着马师傅和郑建华,在永定路班所负责的复兴路、西翠路、四环路等13条路段上来回工作。

早上八点半,记者随环卫清洗车来到五棵松地铁站外。一处建筑工地的临时挡墙外贴着花花绿绿的小广告,地面上也有不少。清洗车在一个适合停车的位置停下。穿着橙色环卫制服的马师傅从车里拿出一个看起来像喷壶的东西,高高举起,把喷嘴对准小广告喷出火苗,火苗就迅速把小广告纸烧成灰烬。

马师傅说,这个喷壶叫汽油喷灯,是环卫工人对付小广告的重要工具之一。喷灯外面是钢壳,“肚子”里面装的是汽油。喷灯装满汽油后重达六七公斤,“习惯了就不觉得举着累。”马师傅说。

记者从马师傅手中接过汽油喷灯的时候,立刻感觉出喷灯重、手柄烫。记者卯足劲尝试像老马那样将喷灯举起来,却只能举到腰间高度。马师傅憨厚的笑着说“这个可重着呢,你们举不起来,我们都习惯了。不好的一点主要是夏天用这个特别热。”

对付小广告,环卫工人一般采取手撕、高压水枪冲、刷漆覆盖、汽油喷灯烧等办法。

个头不高的郑建华边走边大声“吆喝”起来:“请让一让,请让一让。”等行人走开,郑建华从车上拉出水管,拿着高压水枪对准地面上的小广告开始冲洗。

记者发现,对于名片大小的小广告,水枪头对着来回扫两三下,基本上就可以冲掉。而32开纸大小的广告,水枪需要来回冲扫多次。

由于水管的长度有限,每冲洗两三米,清洗车就往前挪一点儿。有的小广告一个摞着一个贴,冲洗起来十分困难,半个小时时间过去,只冲洗了大约十米左右的路段。郑建华说,每天清理这些小广告,清洗车要拉车3箱水。

水枪喷过去,路面就湿了。迎面过来的行人看到这种情形纷纷快速走开。一个年轻姑娘扶着一位老人走过来,老马关掉水枪,郑建华说:“老人家慢点走,我们会等你们过去。”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提着一个鸡蛋灌饼从旁边走过,大概被水溅到,立即吼了一声“长点眼啊你。”郑建华只好再次关了水枪,等那人走过。

记者想体验一下操作水枪的感觉,郑建华欣然将水枪递过来。由于水压高,握枪的左手会微微颤抖。虽然已经告知了操作方法,然而由于冲洗时水枪头的角度不对、水流大小控制不好,只见出水,小广告却冲不掉。在郑建华手把手指导下,记者终于成功冲掉了几张小广告。

马师傅告诉记者,清理小广告工作最麻烦的是清理速度永远赶不上贴小广告的速度。“你刚清完,后边就又贴出来了,让人头疼。”

郑建华说,贴小广告的大多是年轻人,遇上时常会发生冲突。“有时候觉得很委屈、受气,但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事。我们永定路班常说一句话,发扬多伸一把手的精神,问题就解决了。”

记者离开前,看着老马被晒得黝黑的脸,问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老马认真想了想,说:“我们特别想向社会呼吁多理解、支持和尊重我们环卫人的工作,首都的干净整洁需要大家共同维护,这样我们生活的环境才会越来越美丽。”

(本文来源:新华网 )